谁“杀死”了小黄车?马化腾指认凶手!戴威成“老赖”
2019-08-29

    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马化腾:你们太naive了!(设计台词)

      谁“杀死”了ofo小黄车?

      对于这个话题昨天(12月20日)马化腾罕见发声,他直接点出了“凶手”。

      马化腾指认“凶手”:

      veto right (否决权)问题

      20日晚间消息,有腾讯内部人士转发有关ofo的评论文章《谁杀死了ofo》,并援引文章内容:如果说ofo的成功是过去几年中国市场资本力量无往不胜的幻觉,那么ofo的溃败则是这种幻觉的破灭。

    

      该人士进一步指出,ofo排斥智能化,在智能化浪潮中必然不堪一击,资本最终也无能为力。

      马化腾显然看过不少分析ofo溃败的文章,他对这些分析略显失望,“最近这么多分析文章,没有一个说到真正的原因。”

      随后,马化腾直接指认了“凶手”——一个veto right(否决权)。

      欢聚时代董事长兼CEO李学凌也在其朋友圈发出了相同的观点,称ofo真正的死因在于“一票否决权”。

    

      他解释称,目前,戴威、阿里、滴滴、经纬都拥有一票否决权。“5个一票否决权,啥事都不通过。很多创业公司不太注意法律的设定,留下很多的法律漏洞,这样的情况下对公司来讲可能造成致命的威胁。”李学凌表示。

      据虎嗅报道, 在ofo的董事会中,戴威、朱啸虎、经纬均拥有一票否决权。朱啸虎退出后,将ofo的股份出售给阿里巴巴和滴滴。其中,阿里拿到大部分额度,滴滴只拿了一小部分,此后,双方共同享有一票否决权。

      至于马化腾所述的否决权,究竟是指如何影响ofo发展的,截图中没有说明,腾讯方面也没有给出更多解释。

      不过有媒体报道称,回顾ofo历次重大关头的抉择:与摩拜合并、被滴滴收购、由阿里接管,拥有“一票否决权”的戴威都充分行使了这一权利。

      ofo公司及戴威被列入“老赖”名单:

      限制乘飞机等

      深陷困境的ofo小黄车和它的创始人戴威收到了法院颁出的多条限制消费令。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12月4日,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作出了“限制消费令”。该公司和戴威不得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能在星级宾馆等场合消费,不能买房买车旅游等。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限制消费令

      (2018)京7101执294号

      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本院于2018年08月31日立案执行申请人杭州货嘀物流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你单位合同、无因管理、不当得利一案,因你单位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五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三条的规定,对你单位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你单位及你单位(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戴威不得实施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一)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

      (二)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

      (三)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

      (四)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

      (五)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

      (六)旅游、度假;

      (七)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

      (八)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

      (九)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如你单位(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因私消费以个人财产实施前述行为的,可以向本院提出申请。如你单位因经营必需而进行前述禁止的消费活动的,应当向本院提出申请,获批准后方可进行。

      如违反限制消费令,经查证属实的,本院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的规定,予以罚款、拘留;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此令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四日

      ofo退押难,交通运输部发话了

      近日,因线上退押困难,大量用户到ofo小黄车公司总部排队现场退押金,今天,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表示,ofo小黄车公司出现退押难问题,交通运输部正督促其畅通退押渠道、优化退押流程,加快线上退押进度,切实保障用户合法权益。同时让ofo小黄车公司多方开源节流,增强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交通运输部也将会同相关部门密切跟踪关注事情发展动态。

      吴春耕表示,共享单车是移动互联网和租赁自行车融合发展的交通运输新业态,近几年来快速的发展,为社会公众短距离出行提供了一种新的便利选择,对构建城市绿色出行体系建设发挥了积极作用。交通运输部对新业态始终坚持包容审慎监管原则,积极鼓励支持其规范发展。

      从总体上看,目前共享单车行业运行平稳,每天使用共享单车的人数达到1000万人次以上。

      律师解读:如果ofo宣布破产用户押金就无法退还

      如果ofo宣布破产,千万用户的押金有无着落?

      上海市律师协会社会公益与法律援助业务研究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华夏汇鸿律师事务所主任计时俊律师在接受《新闻晨报》采访时表示,广大用户可能会面临押金无法退还的实际问题,“广大用户的押金,是用户使用或租用ofo自行车前缴纳的保证金或者预付款。如果ofo破产,这部分保证金会转化为普通债权,退还给广大用户。但不会作为第一顺位清偿。根据《破产法》规定,普通债权的清偿顺位不是第一位的。公司因资不抵债被法院宣告破产后,付清破产清算费用、国家的税款、有担保的债权、员工的工资等,公司基本上无力偿还广大用户的押金。”

      途歌遭遇集体退押金

      全部退完恐将在365年后

      曾经风光无限的共享经济,似乎已经进入洗牌的“下半场”。在共享单车ofo遭遇退押金潮之际,共享汽车平台途歌也不好过,一方面失信于消费者,无法按时退回押金;另一方面失信于供应商,拖欠应付款。

    

      12月19日,位于北京东四环西侧的嘉泰国际大厦B座14层1405室的TOGO途歌总部办公室门前排起了长队,他们不是来上班的,而是前来索要押金的。在途歌员工出示的登记表第一栏,写着姓名、联系方式、情况说明、预计退款时间等,目前已有厚厚的几十页登记名单。据了解,19日上午10点登记的用户预计2月18日之前能完成退款。

      去年5月23日,曾有媒体报道,在途歌运营的北上广深四个城市中,注册用户已接近200万人。假设以接近200万的注册用户计算,每天只能保证退款15人,那么全部完成退款则需要约365年。

      据第一财经报道,不仅是北京,深圳、广州、上海等多个城市的用户也都开始去途歌办公区要求还款。据了解,途歌从6月份左右就开始拖欠供应商的欠款,9月份左右出现用户退还押金困难的情况。

      综合新浪科技、澎湃新闻、腾讯财经、新闻晨报、第一财经、虎嗅网等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陶海玲 HF003)